为什么弄懂自己的梦是非常重要的

乔尼是个高中生,正怀着兴奋地心情迎来毕业前的时光。学年还没有结束,她就已经开始写信索取各大学的招生目录,与朋友们一道比较材料,看看想去哪所学校。对她的喜悦 构成威胁的只有一件事:就在这期间,乔尼开始做一个可怕的梦——他妈妈去世了。这个梦重复了好几次,每次的细节各不相同。她常常泪眼朦胧地苏醒过来,对梦的含义既担心 有迷惑。

乔尼在学校学过一点心理学,知道费罗伊德曾经说过,有些梦其实是我们不为人知的愿望在寻找出口。她知道这种说法讲不通——因为她深爱自己的妈妈,肯定不希望妈妈遭遇 不测。乔尼开始担心,自己的梦也许在某种方式预言将要降临到家人身上的一场灾难。出于这样的原因,乔尼来到俄勒冈州波兰市一次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而我恰好在那里探讨 解梦的问题。她举起手,把自己的梦告诉了我,但没有提到她自己的背景。我很高兴自己能够对她说,死亡在梦里往往反映的是变动。
即将离家的年轻人常常会梦到自己父母中的一位或两位都去世了(处在那一阶段的父母也常常梦见自己的孩子去世了)。甚至在稍后的人生阶段里,当一种核心关系经历变动或 我们动身搬离原处时,这样的变化都可能以梦见死亡的方式体现出来。这样的“死亡”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通常表示处于某种关系中的当事人在角色上发生了变化。关系还在 ,但你永远也无法回到你在原先在那一关系中所处的位置了。
听了这番解释后,乔尼脸上笑开了花,告诉我说她确实在计划上大学的事,准备从家里搬出去。既然知道自己的梦实在暗示人生的新阶段,她就可以放下心来,快乐的谋划自己 的未来了。

我们所有人都能通过进一步了解那些重要的梦来获取信心,因为那些透露出我们当下的焦虑与抉择,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我们所爱的亲友与同事。一般来说,梦境越是惊心动魄 ,我们就能通过理解梦境而收货良多。揭开一场恐怖或者糟糕的梦甚至会给你带来一些非常实在的礼物。
【让心灵更平静】
了解梦境背后的根源能够帮助我们小西湖不必要的忧虑,尤其对那些反复出现的梦而言。我们也许可以哄骗自己说,某一个古怪的梦只是看了午夜场电影或吃了太多披萨的结果 ,但一个反复出现、细节繁多、萦绕心头的梦出现明显不只是偶然。抛弃迷信与对梦的误解是了解心灵这片领域的第一步。梦其实只是另一种思考方式,只不过这种方式所使用的 语言和角度与我们清醒时所使用的那些稍有不同。
【做决定时更轻松】
有段时间,有人给我了一个很有面子的职位,但我得因此把教学与写作业一边。我非常痛苦地想要那个职位,因为能赚很多的钱,而且做起来让人兴奋无比。我性格中雄心勃勃 的那部分凸现出来,开始在脑海中不停地告诉我自己说能成功。但我从经验中知道,睡梦的头脑看问题的方式往往更睿智、更全面,所以我故意把重要的决定留到一觉之后,希望 我的梦会给他们的重要建议。

当晚,我梦见自己正在攀登一座陡峭的山峰,手里还勉强抓着我所授大学课程准备的教学计划。手上抓着东西爬山真的很难,但既然离山顶已经很近了,我便决定硬着头皮冲上 去,这样就能看看山顶到底有什么。我手脚并用往上爬,然后往山顶望去。我很吃惊地发现山顶上什么也没有。那里就是一块光秃秃的空地,四处散落这一些白雪。失望的我爬上 山顶,一边休息一边喘着粗气。我想不通。“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费尽周折地爬到山顶,”我疑惑的说,“就为了发现山顶上什么也没有?”
我对这场梦的解读是,当时接受那个职位(相当于爬山)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我的双手已经抓满了各种事情,我在这些事情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我为此感到格外自豪,对这些 事情充满了热情。放纵内心的自我去攀登虚无的山顶会令我丧失信心,促使我质问自己费尽周折究竟是为了图什么。我拒绝了那个职位,而且曾经很多次感谢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 定,因为我原先的事业得到了继续发展,并且占用了我的全部精力。在做出重大决定和开始新关系的时刻,我们的梦往往显得尤为重要,充满了深刻的思考。当你面对人生的岔路 口是,你能做的最实际的事情之一就是密切关注你的梦所表达的看法。

【更深入地了解别人】
我的一个朋友非常中意她新认识的男人。那人英俊、幽默,似乎很喜欢她。自从两人第一次约会,沉浸在鲜花与礼物中的她就非常享受对方投射过来的海量的关怀。但是,当我 和她坐下来探讨她最近做的梦时,她说她做了个非常讨厌的噩梦,梦见又和前未婚夫开始了不愉快的交往。梦的结尾令人不安:她狂奔出屋子,逃走了。“我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她担心地问,“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到厄尔的身边,他也完全不像我的新男友。厄尔逼得我太紧了,听不得半个‘不’字。”
我知道潜意识中的头脑有能力看透表象,辨认出深层次的共同点,所以我对她说,也许睡梦中的头脑在告诫她要控制住自己的热情。也许她的潜意识确实已经看出两个男人的某 些相似之处,即便他们看起来各不相同。遗憾的是,我的朋友觉得这种解读说不通,决定继续和新男友发展下去。在经历几个月的动荡之后,他发现这两个男人真的非常相像。她 感觉自己在与新男友的交往中受到威吓与摆布,就像和前未婚夫交往时一样。幸运的是,她是个聪明能干的人,想办法在收到更大的伤害前从这段纠葛中逃脱了出来。
因为睡梦中的头脑能够辨认出人的行为模式,所以有时会召唤出过去的某些人或场景,而那些人或场景会给你带来与现在类似的感受或者对你构成了类似的威胁。这些过往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正如我朋友的经历所体现出来的,睡梦中的头脑往往会先行一步,设法展现出我们前方将会出现的危险,这样我们就能避开麻烦,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有时候,这种透过现象看到一个人或一种环境的本质的能力就好像是心理学伤的X光影像。

【更强的自知力】
加里是个聪明的年轻高管,凭借自己的工作能力与富有亲和性的交往能力得到了迅速提拔。他很高兴自己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但奇怪的是,自从升迁以后,他就开始入睡困难。正当一切都顺风顺水之际,他却感到焦虑,缺乏安全感。在他确实睡着的时候,他又开始不安地梦到已经去世的父亲。加里在梦中又变回了小孩子,不安地咬着手指甲,想方设法躲过严父的批评。他会努力把事情做对,然后紧张的咬起指甲。他父亲特别看不上这个习惯,会批评加里个性懦弱。由于父亲已经去世一段时间了,加里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梦见他,尤其加里正在享受的成功是他父亲绝对不相信他能够得到的。
不过,当一种梦境模式的发作碰巧与我们生活的一次变动同时出现时,两者间几乎必然存在某种联系。就加里的列子来说,我们也许很难找到这样的联系,因为梦的情节在表面上与现实生活没什么相似之处。我和他讨论了父亲的性格特点:严格,挑剔,有时处罚严厉。他似乎就在等待加里做错事,这样就能进一步打击加里的自信心。就在我们列出这些特点时,加里突然想到我们的结论也能用来形容他的新上司。这位严厉的领导者有时说话缺乏感情,他在外形上与加里的父亲相差甚远,但他对下属的错误同样表现出不耐烦的态度。

虽然加里本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的潜意识已经清楚地记录下加里新焦虑的来源,并试图通过梦境向他解释清楚。在情感层上面,加里现在觉得自己每天都在为父亲工作,同父亲一道工作!而且不幸的是,加里在这种类型的人周围工作时,会联想到太多让他感觉自己笨手笨脚、无能为力的事情,于是睡眠质量急剧下降,因为他觉得自己不称职,没有安全感。可喜的是,直面问题的本质就很好地帮助加里改善了自己、对工作和上司的看法。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多面体,拥有各种层次的情感、记忆和潜力。在忙碌的生活中,我们所能做的往往就是完成计划中的任务,并与其他人保持和睦的关系。而潜意识层面就会更深一步,以梦境的方式理解各种事物,解读我们的深层次感受,提供深刻的见解,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有人告诉我,他们不想读懂自己的梦,因为他们不想那么透彻地了解自己,或者害怕自己会发现什么东西。恰恰相反,通过梦境了解自己是增强自身实力的一种方式,而且这一过程充满了令人愉快的惊喜。